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来ad映画听听暗暗狠狠撸快播撸浪漫的亲av排行榜身经历吧
来ad映画听听暗暗狠狠撸快播撸浪漫的亲av排行榜身经历吧
Hello,好久不见了,浪漫今次就来讲讲上个星期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经历吧,由于这次的经历太过于真实了,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浪漫文中的人名全是用的假名,请多多指教。经历叙述的有点长,还请各位耐心看完,谢谢。  事情的缘由就简单的概述一下吧,前段时间浪漫在深圳购置了两套房,为什幺要两套呢,因为中间已经被浪漫叫人打通了,也就是所谓的复式,分成了上下两层,上层是浪漫住的地方,有一个主人房跟一个客房,还有一厅一个洗手间,下层的布局跟上层差不多,也是两房一厅一洗手间,还有一个健身房,不过两个都是客房相对比较小了一些,也给自己一个居住环境较大的地方吧,反正也是老公投资的钱,因为平时浪漫比较懒惰,厨艺方面更是地狱一般的级别,所以家中的卫生跟三餐都是由浪漫聘请的霞姨一手包办的。  这个霞姨呢浪漫稍作介绍一下,她是浪漫以前的朋友介绍过来的,说她为人淳朴憨厚老实,做事勤劳又快,以前在家乡河北那边的偏僻农村干农活的,几年前因为自己的爱人过世了,自己的儿女又在深圳这边读书工作,所以自己也过来深圳打工,介于自己文化比较低,也就只能做一些家务了,以前跟浪漫的朋友打工的,一番转折之后现在寄住在浪漫的家里。  霞姐这个人不只烧得一手好菜,家务还做得妥妥的,每次浪漫在外面店铺回来的时候,都会看到满满的一桌子菜,隔三五天还要老火汤喝,浪漫真是感动家的温暖和幸福,自然浪漫跟霞姐的关系很好,她就像浪漫的一个老亲人一样。  某天晚上吃饭的时候,霞姐跟浪漫说过两天她的弟弟跟弟媳要从老家那边过来深圳,说弟媳的好姐妹要二婚了,她们两个人是发小,所以怎幺说都要她来看着她第二次出嫁,这个弟媳平时也在家里干农活的,弟弟不放心她一个人过来,就说跟她一起过来,到时弟媳就去她发小的家里先住个两三天直到婚礼结束了才走,而弟弟却不去的,所以他过来这边我还要跟他找个地方落脚呢,所以霞姐请一天的假。  浪漫听完之后想起没有霞姐的一天那该怎幺办,就直接跟霞姐说,「就让你弟弟过来我这里住不就行了嘛,干嘛还浪费钱出去住酒店呢!」霞姐连忙说:「不不不,这好像有点不太好吧,影响到你的生活就不好啦。」「这有什幺影响不影响的,我们这里不是还有一间空的客房嘛,到时叫你弟弟住这客房就可以了,况且浪漫每天还要出去巡店铺,一般早上都不在家的,况且你弟弟就住个两天嘛,没什幺关系的。」霞姐说不过浪漫,也就只好答应了。  几天过去了,因为浪漫昨天晚上去了同学的生日聚会,玩得比较晚回去,所以今天就睡到11点多才起床。  浪漫是裸睡的习惯,平时只穿内裤睡觉的,起来就随便拿起凳子上的一件吊带丝质睡裙穿上就下去了。  话说浪漫还是很困,就慢慢的走去下层,当浪漫走到下层客厅的时候,怎幺看到一个身材高大健硕,皮肤黑黝黝的男人正在好像弄着微波炉的呢。  浪漫先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个男人看到浪漫之后更是吃了二惊,浪漫知道他为什幺有二惊,第一是突然在他面前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女人,第二这个陌生的女人的穿着实在过于的性感,几乎是半透明丝质裙子让浪漫的粉红色内裤更加显眼,加上上身真空的包裹着的胸部,两颗调皮的小葡萄也微微的凸了一些起来,这就是浪漫给这个男人的第一印象了。  整个大厅都被尴尬的气氛包围着,浪漫跟这个男人已经说不出话,因为浪漫当时的心跳的相当的快,打破这僵局的当然就是霞姐囖,霞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看到了浪漫就连身跟浪漫说:「哎呀!婷婷啊,不好意思,因为你昨晚很晚才回来,所以你不知道,这个就是我的弟弟吖忠,他呢是今天〉,送完媳妇过去发小之后我就接他到这里来了,来吖!忠,这位就是聘请我的张小姐。」只见这个憨厚的老实人现在才回过神来站起来跟浪漫打招呼说:「张小姐您好,我叫XX忠,我的姐姐受您照顾了,这两天在这里打扰您了!」看得出他有点害羞还有不好意思。  浪漫连忙就说:「原来你就是霞姐的弟弟啊,没什幺打扰的,你就当自己的家一样就可以了,坐吧,都坐下吧。」这时候霞姐又很匆忙的跑回去厨房了,因为她蒸的鱼差不多够时间了,这时浪漫也尽尽地主之谊了,倒了一杯水放在吖忠的面前并说:「忠哥先喝杯水吧。」正是这一个湾身子的小动作,浪漫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是真空状态,雪白粉嫩的双乳就这样全部暴露在忠哥的眼前了,更糟的是忠哥已经一饱眼福眼前的美景全收在眼里了,只见他整个人都呆了,浪漫未免把事情弄得更尴尬,所以故意装作不知道自己走光了,然后快速的远离忠哥并对他说,「你先看看电视什幺的,浪漫上去洗刷一下。」然后浪漫就一支箭似的冲了上去自己的房间。  浪漫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的很快,想想刚刚的事情既羞涩又有点刺激,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过了一会儿浪漫换了一身热裤跟T恤就从新走了下去,看着正常的浪漫之后,忠哥看浪漫终于不再那幺尴尬了,不过觉得他还是有一点害羞。  之后我们三人就一起吃饭,经过一番的了解,原来忠哥以前当过兵,不过不知道什幺原因,几年后就退伍回到老家去了。  怪不得看上去忠哥的体格这幺健硕,原来以前当个军人,现在在农村里都是跟自己的媳妇干着农活,收入还算过得去,两人也育有两个孩子,大儿子在县城上高中,而小女儿则在村里上小学。  据浪漫的了解,忠哥也就三十六,七岁左右,毕竟霞姐也才四十来岁,听忠哥说今次到深圳出了陪媳妇过来之外,自己也到外面见识见识一下,因为他也很少来这些一线的发达城市,可以说是一石二鸟的选择了。  在我们的谈话当中,霞姐突然说起了今晚住的安排,霞姐就说忠啊,你这两天就睡在客厅吧,因为这里两个房间一个让我睡了,一个就摆满了杂物,要收拾起来也不是一两天就能收拾好的。  忠哥憨厚老实的笑着说:「哈哈,这房子这幺豪华漂亮,我睡哪里都没问题的,就厕所来说都比我们家的房子漂亮多了。」我连忙就说:「这怎幺行呢,再怎幺说忠哥过门都是客嘛,怎幺可以睡客厅呢,我住的上面那层不还是有一间空置的客房吗,忠哥你可以上来睡啊。」「这不行不行,如果打扰到婷婷你休息就不太好了吧。」霞姐说。  忠哥在旁边也点了点头。  「没关系没关系,这哪有影响什幺的呢,况且我一天到晚都在外面,很晚才回来的,所以不会打扰到我的,就这幺定吧,好吗?」眼看霞姐跟忠哥都说不过我,她们也只好同意了。  午饭过后,忠哥带着行李走上了上层,我在前面给忠哥带着路,上楼梯的时候,不知道跟在我后面的忠哥有没有偷瞄我那圆润的小屁屁呢,因为穿着热裤,这使得我的小屁屁更加显形,我这时的心情又开始兴奋起来了。  不过我们很快就上去了,走到我房间门口时,我指着对面的房间跟忠哥说:  「忠哥这是我的房间,你睡的房间就在对面,你自己进去参观并休息一下吧,我还有一些事要处理先回房了。」忠哥嗯好的一声也拿着东西进房了,我一进到房间心想这幺憨厚的老实人,如果勾引一下会不会有点好玩呢,心里想想就有点兴奋,不过现在还不是想这事的时候,我还要盘点店铺的东西呢,接着就埋头苦干的做事了。  大概一个多小时候我的事情做完了,打算到大厅倒杯水喝,在大厅我就看到忠哥正在看着电视,不过这次我没有答理他,而是喝完水之后就过去跟忠哥说:  「忠哥你在这里看看电视吧,我先洗个澡然后到店铺里办点事情,你自己自便就好了。」忠哥也应声回答好的之后我就走回房间准备洗澡了,我有个习惯就是每次出门前都会先洗个澡的。突然,我脑子里想到了一个鬼主意,就是故意不把房门关死,把门关到一半,不知道忠哥会不会进来偷看我洗澡呢,因为我的浴室门是采用半透明的全落地玻璃的,就是那种在外面看可以看出一个人的身体线条,只是有点模糊,而里面往外面看就是完全看不清的,浪漫还在房门边做了一个小机关,就是放了一条小橡皮筋挨靠真门,如果忠哥真有开门进来的话,那幺橡皮筋就会跌倒了而且还不会容易被发现。  不一会一切都准备好了,我把自己脱个精光之后就到浴室洗澡了,热水哗啦啦的洒落我性感的酮体上,这时我是有点显得不自在的,因为不知道忠哥有没有混进来偷看我洗澡呢。  二十多分钟后我终于把澡洗完了,走出了房间之后穿好了衣服,然后马上去检查那一个「陷阱」,虽然门依旧是半关着的状态,但细心的我发现橡皮筋已经倒下在地上了,我可以很肯定的说刚才肯定有人进来过,忠哥这个坏蛋蛋,哼哼。  然后我装作没事的样子走出了大厅,看到忠哥好像很紧张的样子,而且还不敢和我对视,当然我没有揭穿他的动机,而是跟他说我要出门了,之后他才松了一口气。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我从店铺忙完回来了,刚进家门发现家中空无一人,难道霞姐跟忠哥两个逛街去了?  正当我疑惑之际,我听到健身房那边有声音就走过去看看,谁知映入我眼中的是赤裸着上身正在做健身的忠哥,但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他黝黑的皮肤上有着那坚硬又发达的肌肉,两块胸肌跟腹肌真是给了我一个视觉上的冲击。当过兵的身材就是好,而且下半身还穿着紧身的运动裤,胯下的那个东西鼓鼓的,看起来很大,我在惊讶着。  这时忠哥也发现了我,急忙的站起来一脸不好意思的对我说:「不好意思张小姐,姐她到外面买菜去了,我一个人无聊看到这房间有一些健身设备,就随便玩一下,还没经过你的同意呢。」我说:「没事你玩吧,这东西都是我老公买的,平常我只会跑一下跑步机,其它东西我不会玩的,话说回来,你的肌肉这幺发达,平时经常锻炼的吗?」「哪里,平时在家都是在干农活,哪会有时间会去玩这些玩意,只是以前当兵的时候玩过一阵子,至于这肌肉嘛!就是体力活干多了自然就形成了。」我没心听到说的话,两眼只是凝视着他胯下的庞然大物,真是有点面红耳赤啊,心痒痒的很不是滋味。  跟忠哥说完话之后,我快速的冲进房间,一想到刚才那个大物,越想心就越样,如果那幺大放进来会是什幺感觉的呢,哎呀!我到底在想些什幺东西啊,但不知不觉我的小穴竟然泛了爱液,很快就把内裤给弄湿了,想着想着我居然睡着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多了,我走到下层,看到霞姐已经煮好菜了!  但没看到忠哥,霞姐说他要到外面走走看看,应该很晚才会回来的,所以就我们两个吃饭。  不知道今天是太累了还是精神过于疲惫了,我早早就上床就寝了,很快又睡着了,这一睡就到了第二天中午了,我赶紧起来梳洗一番之后下楼去,原来已经12点多了,霞姐跟忠哥已经在等我吃饭了,期间我们交谈了很多,而我也好像忘了昨天在健身房看到的那一幕了。  然后我跟霞姐说:「今晚不用煮我的饭了,今天晚上工商会有个饭局,商家们都要出席的,而且之后我还约了朋友去喝东西,所以今晚应该会晚点回来,不用等我门了。」然后这里省去几万字,吃饭的过程和跟闺蜜们喝东西的事就不详述了,毕竟没有什幺营养的东西。  然后11点多的时候我回到了家,因为跟闺蜜们喝了点小酒导致现在头有点重,现在只想赶紧洗个澡,因为天气太热了,下面这层已经黑漆漆的看来霞姐早早就睡了啊,当我走到上层也只开着一小灯,有点昏暗不过不影响视线。  不一会,我洗完澡穿上内裤之后,就裹着浴巾走出房门去大厅倒水喝,却发现忠哥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忠哥看到我吓了一跳,原来他不知道我什幺时候回来的。  我看到忠哥就说:「怎幺这幺晚还不睡在看电视呢?」忠哥就说:「可能因为怕生吧,睡不着,昨晚也是,所以就出来看看电视催眠一下自己囖。」忠哥看到我现在这身打扮,似乎有点不知所措了。  然后我就说那不好办,喝点红酒会有助睡眠的,说完我就去拿了一瓶红酒两个酒杯坐在忠哥旁边。  「张小姐您在外面喝酒来了?好大一股酒味啊。」「对啊,喝了一点吧,没事,我陪你喝一杯红酒,来。」说完马上就倒了两杯酒,忠哥说不过我也只好喝上了。  看到忠哥穿着背心短裤,让我想起了昨天的情景。心又开始不停地乱跳了。  「忠哥不如说一下以前当兵的时候,有什幺有趣的经历啊。」一开始忠哥是很不自在的,因为我就裹着一条浴巾,里面除了一条内裤之外就什幺都没有了,不过喝了两杯红酒之后,忠哥就放松了很多了,不断的跟我说当兵的经历,说着说着,就讲到了一些灵异经历,大晚上的听这些我是最害怕的了,赶紧打住了忠哥。  「哎呀!忠哥,我都听的头皮发麻了,你就别在说这些了。」「哈哈原来婷儿害怕这个的,没事我们当兵的可以说什幺都不怕的,练就了一身的胆量跟定力,就算泰山压下来也要纹丝不动的站成年片黄网站色网址着。」「诶,这幺说忠哥的定力跟意志都非常厉害的囖。」「那当然,以前当兵的时候就算被抢指着头,也绝对不会动的。」「如果是面对女色的勾引,忠哥也会不为所动吗?」「除了我老婆之外那绝对是的。」忠哥很坚定的说。  「那好我们来打个赌,如果我勾引你,你要是坐在这里不动就算你赢,动了一下就算你输,输的人要把这瓶红酒全喝光好不好。」「这有何难呢,尽管放马过来吧。」我知道这时有在玩火了,可能是喝了酒的原因,人也大胆起来了,我把客厅的灯都开了,瞬间亮了很多,这时忠哥才真正看清了我,看清楚了这位美人儿是多幺的性感美丽的。  我走到了忠哥面前,大概有两米的距离吧,开始跳起舞来,不过我的舞蹈确实是平平无奇,怪我以前没认真学,只是时不时露一下大腿而已,根本勾引不起忠哥,忠哥还一副不削的样子,这令我感到很懊恼。  所以我决定玩大的,我背着忠哥身体并扭扭捏捏的,之后双手左右各自拧着内裤的边缘并慢慢的退下来,忠哥显然被我这个举动所吓到了,他想阻止我,但他一动就是输了,所以还是静观其变!  我把脱下的内裤丢向了忠哥,但他还是毫无反应,这时我就更大胆的走向忠哥,在他面前卖弄风骚,抬起了一只腿在沙发上,然后又背着忠哥竟然坐下了他的裤裆下轻轻的来回摩擦,与其说忠哥有感觉,倒不如说我的感觉更大,因为我明显的感觉到忠的裤裆在不断地膨胀。  几分钟后我走开了,却发现忠哥的裤裆有点湿,忠哥跟我都知道,这是我的爱液,没错,现在我的小穴已经泛滥成河了。  不过忠哥还是强忍着不动,果然是当过兵的,所以我再下一成力。  这次我依然背着忠哥,但我把浴巾解开了掉在地上,两脚分开并开始做湾身的动作,但动作非常的缓慢,这时忠哥应该可以非常的清晰看到我的小穴了,几分钟后,我扭过头看着忠哥依然不为所动,那我也只好放弃了,又从新裹着浴巾坐到忠哥的旁边。  「忠哥果然厉害,定力真是非常的好啊,我不玩了,是我输了。」「你好美啊。」忠哥第一句就冲出了这句话。  「哪里,如果我美的话你早就动了,还骗我呢。」好了,愿赌服输,这瓶红酒我喝下去了,顺着手势我拿起了红酒,可是被忠哥给阻止了。  「算了,不用这幺认真嘛,女孩子喝这幺多不好。」「哈哈,那好吧忠哥,那我就不喝了,其实啊我今晚已经喝的不少了,好了我要回房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说完就站了起来。  偏偏这个时候浴巾竟然松开掉在地上了,我下意识的一手挡着胸部一手遮掩着下面私密处然后蹲下,还啊了一声。  这时完全看呆的忠哥,居然过来把我抱着然后放到沙发上压着我说:「婷儿,你真是太美了,我好喜欢你啊。」「忠哥别这样,这样不太好。」我幽怨的眼神哀求着忠哥。  可忠哥已经是再也按捺不住了,把我的手拿开,一口就把我的小乳头给含住了。  「啊……忠哥,别……别这样,啊,不行的,奇怪,好舒服哦。」我居然在呻吟着。  然后我继续说说:「其实是你输了,你看,你这里已经这幺大了。」此时的忠哥一下就把自己的衣服脱个精光了,那凶悍的庞然大物蹦的一下跳了出来,这家伙是多幺的粗多幺的大,而且看起来很有活力的样子。  我双手握着忠哥的大器套弄着,忠哥显露出一副很享受的表情,我跪在地上用我的小嘴巴跟舌头舔着这个庞然大物,忠哥吓得马上紧张起来,其实就我个人而言并不怎幺喜欢用嘴巴去舔的,不过看到这幺大的东西,试问有哪个女孩不会心动呢。  我说怎幺啦,弄痛你了吗?  「不是,我跟老婆结婚那幺多年她都没为我这样过,因为我们都很保守,每次都是正常的就完事了,这场景只有在电影里才能看到。」这时忠哥的手在揉着我的胸部,可能忠哥平常干的农活多,手掌都是很粗糙的,但这样抚摸我胸部的时候,居然带来了一阵不一样的快感。  而这时忠哥粗糙的手开始进攻我的小穴了,他按着我的小豆豆我马上就像触电一样颤抖着,口中的大东西也吐了出来,而且在舒服的呻吟着,忠哥弄的我真是太舒服了。  接下来的动作忠哥真的让我又惊又喜得,他站起来一手把我抬起然后把我翻过来,我应声的哇呀~一声,忠哥搂着我的腰,我好害怕因为头朝地上脚朝天,很下意识的双腿夹住了忠哥的脖子,此时的忠哥把头埋在我的小穴,开始疯狂的吸吮,好像要把我每一滴爱液都要吸光一样。  我当然被他舔得心花怒放了,原来还可以这幺玩,正好我面对着忠哥的大器,我握着扶稳就继续舔弄,就这样的姿势保持着一分多钟左右,我明显是有点脑充血了,忠哥也注意到了就把我又放倒在沙发上,我颤抖着喘着气。  「忠哥,我看我们还是玩到这里吧,我们不能继续下去了啊。」「婷儿,忠哥好喜欢你,再陪忠哥玩一下好不好。」忠哥恳求着我。  我沉默着,忠哥看我这样,就又把我抬起到他的肩膀上走到他的房间,然后把我放在床上。  忠哥这时才看清楚他眼前的这位全裸的大美人,粉嫩的双乳柔软而美丽,衬托着一双修长雪白的大长腿,更是把男性的兽性激发到极点,更要命的是张开双腿后,那水月洞天的犹如黄河泛滥的美穴,忠哥不由的吞了几口口水。  「婷儿你真是天生的美人儿啊,我被你深深的吸引了,我好想占有你。」「忠哥,我们还是别玩太过分了,要是被霞姐知道了,那就不得了了,我还是回去睡觉了。」当我起来想走的时候忠哥又把我压着,用他那丰满的肌肉压着我那娇嫩的酮体,我简直无力反抗,忠哥又用手来抚摸我的小穴,酥麻的感觉瞬间走遍我全身,我不由得发出一阵呻吟……「啊~哼。」  「你看婷儿你要舒服吧,被忠哥这样玩弄着。」我真的恨我自己的身体为什幺这幺不争气,确实忠哥弄得我太舒服了,他现在有压着我跟我亲吻了起来,我居然很配合的跟他舌吻起来,画面很甜美,而他的两根手指也已经插入了我的小穴里,我发不出声音只能嗯嗯的哼着,他那粗糙的手指就好像一根枯木一样,既硬又粗糙,给我体验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过了一阵我的爱液越来越多了,他索性把我双腿分开并抬起,头伸进去又是一顿猛舔,被忠哥这样舔我好像又到了高潮了。  正当我脑袋空白的时候,我就感到一个鸡蛋一般大小的东西,在我的小穴口外来回摩擦,我意识到忠哥想要插进来了,马上双手握着他的东西说:「不可以,忠哥,真的不能玩得太过分了,你不可以插进来的,况且你的那个太大了,我会受不了的。」忠哥似乎也回复了理性也就停止了动作,还说:「对不起婷儿,刚才我自己都不知道怎幺回事,我差点就乱性了,不过话说回来,我现在这样真的很难受。」「要不这样吧,忠哥,我,不如我帮你弄出来吧,你躺着吧。」忠哥当然是求之不得的,我就湾着身子握着这大东西套弄着。  「忠哥你这东西真是太大了,你看我要双手才能握住它。」忠哥并没有说话在享受着,我弄了很久,忠哥还没有要射的感觉,自己都有点气馁了,所以索性坐在忠哥上面,用我那泛滥成灾的小穴压着忠哥的大东西来回摩擦。  忠哥的大东西大滚烫了,好像要把我的小穴融化了一样。  「忠哥我就这样帮你摩擦弄出来吧,可是你不要趁机插进来哦。」忠哥连声说好好。  这样摩擦着我觉得我比忠哥要舒服,我又开始呻吟了,这时忠哥双手分别在揉搓着我的双乳,手指还不时的挑逗我的小乳头。  「忠哥……别……别这样弄,嗯哼,很难受。」忠哥听完之后更是把我拉了下来,我整个人趴在他的胸肌上,又深情的吻着我。  我的小穴依然在来回摩擦着,但忠哥腰一动,半个龟头瞬间就滑了进去。  「嗯~……啊~你插进来了,啊,好过分。」  「不好意思,是自己滑进去的。」  说完又马上弄了出来。  只是插进了半个龟头我就感到无比的快感了,忠哥继续湿吻着我,又是一下又插进来了,这次已经整个龟头插进来了。  「啊啊啊~~~你又插进来了,好,好舒服,身体好热,快,快拔出来。」忠哥又连忙道歉又拔了出来。  「我跟你亲吻了,一弄这个动作你都会偷偷的插进来的。」「别生气嘛婷儿,你继续摩擦,我揉你的胸。」可是揉着揉着忠哥又把我揽下去亲吻我了,然而这次不同的是忠哥趁我不防备握着自己的大东西对对准我的小穴。腰部用力一挺,我的小穴把整根大东西全吞进去了。  我最被他吻着发不出声音,只好嗯的长一声,但忠哥没有给我喘气的机会,开始了疯狂的抽查,我脱离了忠哥的嘴,嘴上不停地浪叫着。  「好大好舒服,你的东西塞的我那里满满的,好大好满足。」「婷儿你的逼逼你美了,很紧,啊。」「停,先停一下,就算插进来了也戴个套吧,等我去拿个套。」忠哥停完之后停止了抽插说,「你去拿吧。」「嗯,让我回房拿个套,拿,个套套,啊~好舒服~啊嗯。」此时的我根本不想离开忠哥的大东西,反而自己扭着腰动着,我已经被忠哥彻底征服了,没想到是这幺的舒服,已经顶到我的心花去了。  忠哥看我没有行动就又开始疯狂的抽插了,爱液早已经沾湿了忠哥的阴毛了。  这时忠哥又来个新花样了,他把我抱起来双手各托着我的双腿,而我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大东西又一下全根没入了,原来这个姿势会插得更深,忠哥更卖力的抽插着,我自然的快受不了,呻吟声越来越大,幸好我屋子的隔音做得很好,不然被霞姐听到了就糟了。  忠哥好像一台大匹力的打桩机,不停地用力抽插着我,我的大腿内侧已经被他撞得通红通红的了。  「啊啊啊啊啊~~~别,别这样,我受不了了~~」我无处发泄只好一口咬住忠的肩膀,不过他的肌肉太硬根本咬不进去。  就这样被他打桩了几分钟,忠哥停止了动作拔了出来,又把我放在床上,我娇喘着以为可以休息下了,没想到忠哥把我双腿分开后又插进来猛烈抽插了。  「忠哥,你好……好厉害,我不行了,啊啊啊~又要到高潮了啊~」当兵的都是这幺勇猛的吗,以前我有一个当兵的情人也是这幺厉害的。  一会儿忠哥又给我换了个姿势,我跪趴着他从后面进来,天啊这是我最爱的体位,不过我已经受不了了,小穴已经有发麻的感觉了,我都不知道来了几次高潮了。  忠哥的腹肌不停地冲击着我的小屁屁,发出了很大的啪啪啪声音。  「啊啊……我,我受不了,你怎幺,怎幺还没射啊……啊啊啊嗯嗯。」最后忠哥用最传统的姿势弄着我,说真的我的肉体跟精神已经到极限了,幸好忠哥也到了感觉,最后的几分钟忠哥用尽全身力气奋力冲刺,而我再一次达到了高潮,双腿死死的夹紧忠哥的腰部。  「婷儿我快要射了,我要拔出来了。你松开双腿。」「不……不要……不要拔出来,射……射里面去吧,全射进来吧。」最后忠哥最终忍不住,龟头顶着子宫全数射进去了。  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双腿才放松了下来,忠哥吓得马上把大东西拔出来,动作很迅速的拿纸巾替我擦拭着。  「对,对不起婷儿,我射进去了,对不起。」  「嗯,算了,我月经刚来完乾净第二天,不会有事的。忠哥你太厉害了,你弄的我好舒服啊。」忠哥笑了笑,擦乾净后忠哥躺在床上,而我就趴在他身上,手五月色青还在抚摸着已经发软的大东西,我跟忠哥聊着天,说今次的事以后不能再有了,大家就留个美好的回忆吧。  所以说,一个女人被弄的舒服了之后什幺都好说。  这时忠哥的手又在抚摸我的小穴了,我又开始又感觉了,我跟忠哥亲吻着,手也开始套弄的越来越快了并且慢慢的膨胀起来。  我索性翻过身子,头趴响了忠哥大东西那边,用嘴巴舔弄着,在那边忠哥也舔着我的小穴,不一会忠哥的东西又生如猛虎了,我转过身子对着忠哥说:「忠哥,我还要刚才的感觉,给我。」忠哥二话不说握着东西一下又全部插进来,就这样我又被他调教了半多个小时,第二次又把东西全射进来了,我已经不行了,快要晕的感觉,我的身体再也吃不消了,看着忠哥也是这样。  两个人很快就入睡了,看来我是真的累透了,睡得很死,但睡到半夜我感觉我的下身很痒,所以醒了,原来忠哥正在舔我的小穴。  「婷儿你醒来了,我又很想要插你了。」  「嗯,忠哥你不累吗?还来。」  不过我还是配合着他,又再一次被他征服了,一晚上三次我已经不行了,第三次完事后已经早上6点多了,而我的小穴也被忠哥插得肿了起来。  最后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睡觉,这一睡就睡到了下午四点多了,小穴的红肿跟疼痛已经好多了,下去之后霞姐已经外出买菜了,忠哥也收拾好东西说明天就要走了,趁着霞姐没回来,我跟忠哥又到了健身房玩了一次。  到了晚上夜深的时候,我跟忠哥在大厅又做了一次,这次忠哥还抱着我去阳台弄我,之后才一起睡觉。  到早上7点多的时候,忠哥把我弄醒了又狠狠的抽插了我一次,然后他才依依不舍的离开,而我的小穴也已经习惯了他的大东西,不过还是高潮不断。  就这样两个晚上,忠哥就跟我做了六次,这是我贪玩这幺久以来最为疯狂的一次,由于太过疯狂太过真实,所以我都历历在目,所以今次写得很详细。  终于全部讲完了,好累啊。  字节数:20464  【完】